多年前,他出了车HUO,颠末过急救他活了下来,只不外失去了双脚,她抱着他冷静堕泪。

  回抵家,他自暴自弃,对她暴跳如雷,而她选择沉默沉静,仍旧照顾他的糊口起居。

  他不想牵连她,冲她吼,冲她骂,喝酒吸烟,这样她也许会走。

  但是,她没有,一直将家里打理的很好。某天,他对她说,我们仳离吧。

  她堕泪,没有答复,走来了。

  厥后,他一人居住不吃不喝,在生命紧迫之际,他闻到了他熟悉的饭菜味,他微微睁开眼,她正在为他做饭。

  很久后,她喂他,他缓了过来,颤动的问:为什么?你不是走了么?

  她说:我从未分开。

  他恍惚了,抱着她,牢牢的。

  (本来真爱就在身边)

  2.

  她让他对她说:"我爱你"

  只是他一直不曾开口。

  她生气,诉苦的说:"你不爱我"

  他只对她笑笑。

  某天他陪她逛街,她手里拿着他买的糖果,喝着她喜欢的奶茶,脸上洋溢着幸福,只是...

  失控的渣土车将这一切碾碎,他推开她,而她永远看不见他睁开眼睛,她嘶喊他的名字,可换来的是沉寂的沉默沉静罢了。

  厥后,她打开他的手机发明白一段灌音:"妻子,我爱你,我会在某天完整的对你说的。"

  (本来他一直在操练说出他难以脱口的"我爱你",为的只是满意她的需要)

  3.

  落日下,公园里两位花甲老人的对话。

  她问他什么是幸福。

  他笑着说,"跟你一起到此刻是人生最大的幸福"

  她乐呵呵的笑着,满脸的幸福感。

  (本来幸福可以这么简朴。)

  4.

  他掀开日历,满脸的欢欣,一番妆扮后他给她打了电话。

  电话那头传来女子的声音:"对不起,您所拨打的是空号..."

  而他却依旧用着温柔的声音说:

  "亲爱的,我好想你,顿时来看你"

  而日历上清楚的标注:今天清明。

  (傻傻的只为一句我想你)

  5.

  他与父亲相依长大。他常问:为什么不给他找个后妈?

  爸爸老是笑说:今生只爱妈妈一个!

  厥后他长大立室,爸爸说要成婚,他恼怒地打了那姑娘一耳光,骂爸爸是个骗子。

  以后,爸爸再未提及此事。

  多年后爸爸归天,他整理遗物时发明白一张本身婴儿时的照片,

  不和是沧桑的笔迹:战友之子,当是吾儿。

  (伤害他人然后说"对不起"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然而,受伤害后说"我没事"却是一件很难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