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华你慢些走,等等我那老父亲

  文/观光病人

  当你老了  头发白了
  睡意昏沉
  当你老了  走不动了
  炉火旁瞌睡  回想芳华
  几多人曾恋慕你芳华欢唱的时辰
  恋慕你的瑰丽  假装或真心
  只有一小我私家还爱你虔诚的魂灵
  爱你苍老的脸上的皱纹
  当你老了  眼眉低垂
  灯火薄暮不定
  风吹过来  你的动静
  这就是我心里的歌

  小时候写作文常常写母亲,写母亲很伟大,母爱无私,却没怎么写过父亲。一直想给父亲写一篇文章,来往返回许多次,却不知道怎么去开头,也不知道怎么去描写我的父亲。此刻听到了一首歌《当你老了》,突然想起了我的老父亲。不由得想写一篇文章写一下我那可爱的父亲。

  说父亲可爱,是因为我以为父亲一直都是可爱的人,我爸不太会措辞,只能用一身的夫役气来养活我们一家人。

  父亲个子并不高,黝黑发黄的脸庞,结实的身体,诚恳隧道的农村人,一辈子没去过什么多半会,只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从早忙到黑。在我心里,父亲的形象一直是很高峻的,是我心中的偶像。

  父亲是60年月的,当时候就是吃糠咽菜的年月,大概你说60年月都快离开吃糠咽菜的年月了,但事实是父亲真的吃过。父亲兄弟姐妹五个,我爸是最小的,纵然是60年月,按理说都应该是全家宠着的,但确是最受累的。初中上了两三年就出来下河去挖河,我们哪里最大的一条河是人工挖出来的,个中就有父亲的身影。

  父亲小时候进修是很好的,这不是鬼话,是我本身的亲身经验。我小时候进修不当真,每一个老师都说我很智慧,说我做题快,精确率高,但我凭着这份小智慧对进修是不太当真的。小时候写功课,碰着不会的,就叫老爸。

  “爸,这几个题不会,你给我讲讲”。

  老爸看一会就会了,然后不厌其烦的一遍遍的给我讲授。就这样,直到我小学竣事,到初中,父亲就有点教不了我了。

  我初中因为眼睛欠好,需要回家做治疗。父亲就这样往返在学校和家之间接送我上学。夏天还好,晚上九点多下课还不算太晚,路上尚有散步的行人,到了冬天,九点多就很晚了。北方的冬天是很冷的,尤其是到了晚上,零下十几度的天气是常有的。当时候家里穷,最好的一辆车子是为了接送我上学利便买的电动三轮车。父亲就这样骑着三轮车,在一个个春夏秋冬的夜晚来接我回家。

  其时记得最深的是,有一天晚上是我大伯来接的我,其时我的心里就咯噔一下,没等我问,大伯汇报我“你爸干活在屋顶摔下来了,住院了,没什么大事,安心吧!”其时我很镇定,我没哭,真的没哭,记得当时是十二三岁,就这么一路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问,随着大伯安平悄悄的回了家。然后安平悄悄的写完功课,躺在床上一句话也没说,可是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就这样迷模糊糊的睡了已往。我不知道第二天是怎么起的床,不知道是怎么去的学校。好不容易熬到了周天,终于可以去看一下我那躺在病床上的父亲了。我还记得其时去医院的时候是下雨天,穿戴雨披,一路淋着雨来到了医院。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来到的医院,脸色忐忑的看到父亲躺在病床,不能动,巨细便都是在床上,我忍住泪水没有哭,不知道母亲其时是奈何的脸色,我不知道没有看到母亲的泪水是该哭照旧该名誉,我出格见不了家人的泪水,我心里会梗的慌,会很难熬。

  父亲逐步的病愈了,但照旧留下了病根。此刻父亲照旧在用尽所有的力气来包袱家庭的重担。一年四季,没有非凡环境,都不舍得停下来休息半晌。

  父亲真的很尽力,很勤奋,为了整个家庭可以没日没夜的事情,可以最有效率最有质量的完成老板交给父亲的事情。

  时隔20年,我也已经长大,父亲真的老了。父亲一生劳顿,没享过一天的福,中午的饭是尺度的五元,吃一份小菜,吃两个馒头。身上是多年的衣服,听老妈说,两年了,没给你爸买夏天的衣服了。我不知道我怎么听完母亲说完父亲从小到此刻的工作,说实话喉咙哽咽,母亲说完哭了,我不敢去哭,泪水只能在眼睛里打转,我怕掀起母亲的泪腺。

  父亲已经有了白头发,手上满是老茧,手指甲有的被锤子、砖头不小心砸到变了形。我不知道怎么去诉说我的父亲,不知道怎么写属于我父亲的歌。

  年华飞快流走,我真的但愿我有一台年华机,可以让年华回转,等一下我那已经年近中旬的老父亲。

  我怕,真的很怕,怕哪一天父亲生病,怕父亲跌倒,怕许多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