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客陈年2014年尾反醒:万人到300人,为何反而变得更好?


凡客陈年2014年尾反醒:万人到300人,为何反而变得更好?

 

这是凡客诚品CEO陈年先生在2014年年尾的反醒口述文章,贯通很深刻,争议也很大。陈年说,但愿在将来,换季时你要买件衬衫可能超轻羽绒服,能想起凡客,这就够了。优衣库就是这样一步步走向乐成的。我不想再去凑热闹,我凑过,也见过许多凑热闹的公司,最后它们都烟消云散了。

 

以下是陈年这篇反省文章的原文:

 

 

2011年,凡客最热闹时,公司里有一万三千多人,光总裁级的率领就有三四十位,凡客却步步陷入危机。此刻,凡客只剩下不到300人,做衬衫的焦点团队只有7小我私家,但业务运转得很顺畅。我难免想,以前那么多人平时都在干吗?

 

此刻追念起来,公司越热闹,烧钱混日子的人越多。凡客曾经为了到达年销售额100亿的方针,倒推需要扩张几多品类、几多SKU(库存量单元),需要有几多人去包袱这样的业务量。凭据一小我私家管七小我私家的原则,公司就要有几十位副总、两三百位总监。

 

当时,我本身也沉醉在这种热闹中,把所有精神都放在怎么打点这一万多人,却不知道公司真正要打点的应该是代价。

 

在凡客最壮盛的时候,我开始隐隐感受到差池,但不知道错在那边。第一次真正点醒我、让我彻底反思凡客模式的,是我多年的好兄弟雷军。我跟雷军都生于1969年,他比我小8个月。在已往的17年里,我们不绝在一起共事,交换许多。因为同龄人的干系,我们在人生和心灵上的感悟也有很多同步。

 

我和雷军的第一次晤面在1998年,我和他都是29岁,我方才开办《书评周刊》,他刚做到金山软件的总司理。两年后,雷军邀请我一起开办卓越网;卓越网卖给亚马逊后,雷军又给我开办的我有网和凡客投资和发起。

 

2007年对我和雷军都很重要。这一年雷军分开金山,我开始筹备凡客的启动。雷军对金山情感很深,分开了打拼了多年的事业,给他带来的疾苦不问可知,很多原因外界的评论也不见得真实。这种疾苦让雷军得以绝地更生、从头出发,但从此出发得这么大度,是旁人没有想到的。

 

2007年到2010年雷军酝酿小米的进程,在事业上和心灵上给他带来了庞大的晋升。雷军因此想透了很多工作,好比如何成绩一个产物的品牌,尚有僵持专注、极致、口碑的思想。在雷军彻悟的时间里,我却迷失在凡客猛烈的增长和暴躁的扩张中。当时雷军背着满满一书包几十部手机,欢快地跟我聊这些手机的不同,我对此不觉得然。而当凡客瓦解时,我与他深入地接头凡客的将来,尚有本身亲身经验沉痛的进程,我才体会到他的变革是何等深刻。

 

2013年6月,我跟雷军在凡客喝了一次酒,聊得很不愉快,基础就谈不拢。雷军直言不讳,说凡客这种盲目扩张是上个时代的做法,将来的企业会像小米一样,以用户需求为导向,用产物来塑造品牌。他的话对我刺激很大,我认为从用户的增长去预估业务的增长,以此部署SKU的思路也是创立的。我心里想,你做小米发家了,也不必来挤对我吧。

 

这次谈话不欢而散,我真正对雷军心服口服是在两个月后。2013年8月29日,我为了使气,找他来凡客旅行。我清空了半层楼,把凡客所有的样品挂出来。当我跟雷军在几百个衣架间走过期,我感想狼狈,因为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真实的产物。我挫败地发明,没有一件是拿得脱手的。雷军说,他感受不是站在一个品牌店,而是百货市场。

 

这件事让我彻底认栽,之后,雷军和我有过七八次、每次七八个小时的长谈。雷军说:“不足专注、不足极致是凡客碰着问题的原因。”他给我的凡客开出了“去毛利率、去组织架构、去KPI”的三个改革偏向。雷军问我,你能不能先专注地只做好一件最根基的产物?我想,衬衫最基本,也能浮现出技能含量,而衬衫中最基本的是白衬衫。

 

开始我没以为做好一件白衬衫是难事,凡客已经做过1400万件衬衫。但一旦你开始聚焦和当真审视,困难就来了。

 

2007年时,产物接头我还参加。2009年下半年后,各人说“陈年你不懂打扮,就别提意见了”。我确实不懂,于是我招了很多传统打扮财富的人把关,本身放手不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