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伞的孩子,只能自己奔跑

  小李和他老婆早早就从同学聚会上出来了。

  走在路上,他老婆感叹道:唉!为什么都是同龄的,都是同一个老师教出来的,他们却都一个个比你有钱?

  小李叹了口气:唉,人家命好。

  他老婆看了他一眼,沉默了。

  这样的抱怨,时有耳闻。

  为什么别人比我有钱?

  我也认真想过这个问题。然后我环顾身边的朋友,挑了几个我认为“有钱”的出来看看。

  抛开家庭环境不说。利用关系,掌握稀缺资源发家的不说。北大清华毕业直接拿到高薪工作的不说。

  我要说的是,他们都是从普通人开始,靠自己,慢慢过上了不为钱发愁的生活的。

  把他们放到一起来看,才发现真是各不相同呢!

  朋友A,一个广告公司的文案,后来成了总监。现在年薪在百万。那时候,我们是广告公司的同事。他只是公司几个文案中的一个,我们都是正常的工作时间,到点就下班,但他经常会加班到凌晨四点。有一年的春节,他没有休息一天。为什么我们都很闲,而他很忙?是因为他有强烈的成功欲望,他内心非常希望客户对他满意。有时候去提案,客户提了否定意见,甚至已经回绝了我们。我们最多叹息一声就下班了。但他不,他回到办公室,继续想,继续做。第二天打电话继续约客户谈,争取到第二次提案的机会。他的执行力超强。“从来不拖”是他职场晋升的最大秘密。

  很快,他就升职了。

  然后很快,他就被挖走了。

  朋友B,没啥文化,从家乡来到北京后,就在中关村做销售。手机、台式机、相机、笔记本电脑,什么都卖。嘴快,腿勤,整天跑上跑下,每天抽三包烟,天天酒局。手机每天都要充两次电才够打。

  现在的中关村已经衰落了,但他已经在北京买了三套房子,自己开了一家公司,做的是“集团客户”。他说他很怀念在海龙大厦跑上跑下的日子,“就像浑身打了鸡血一样,从来不知道累。我心里充满了信心,我知道现在跑的路越多,将来的生活就会越好”。

  他时常向我回忆脑海中一幅永远忘记不了的画面,十年前的他无数次经过中关村贴满小广告的天桥,脚下车流如河,远方夕阳如血,那画面是他寂寞和艰辛的见证。

  朋友C,40 多岁了,还和20 出头的年轻人一样,想法多多。敢想敢做。能坚持。

  2007 年,他说想开一个咖啡馆,我们就合伙在北京开了一家。咖啡馆利润薄,还要花时间守着,两年后我选择了退出,他继续在武汉开。

  他一直说,开咖啡馆是一种生活,想赚大钱就不要做。开咖啡馆要守得住那一份淡然寂寞的生活,要慢慢培养喜欢它的客人。急不得。

  就这样,一点不着急地,他在武汉的店慢慢开到了九家。曾经听他说过,想写一本关于咖啡馆的书,我以为他就是随口那么一说。去年,他给我传来了一份书稿。写得很认真。我帮他介绍了我的出版人。让人没想到的是,这本关于咖啡馆的书,竟然上了卓越网排行榜。

  他说过想开一家咖啡学校,现在学校也开起来了。

  将来他要再说想干点啥,我们都相信他可以做到。

  朋友D,一个着名英语学校的英语老师,没完没了地培训,在课堂上演讲,唱歌,跳舞,逗学生开心。那是令他厌烦的烦琐工作,但是他努力让自己喜欢上。他不像别的老师,一个故事讲上个100 遍,他会不停地更换段子,取悦学生,也是为了取悦自己。

  他说过的最让我难忘的话就是:什么工作做久了都很枯燥,但你要想办法让自己从中找到新鲜感和乐子。这样才能坚持下去。

  一无所有的年轻人,最终找到了一条路,基本上都有一个人指点和帮助过他。哪怕他得到的只是一句话。

  朋友E,是这样结交到贵人的。

  他刚来北京的时候,在一家湖南餐厅当服务员。有一天,来了一桌客人,坐主位上的那个人说着他的家乡话,他就问了一句,那个人一下来了精神。原来他们来自同一个县。

  这个人,是北京最大的家居建材城的老板,经常来这家餐厅请客吃饭,每一次来,都会主动问到他。他就过去交谈几句。

  有一年过年,他从家里带来了一点妈妈做的猪血丸子,他给老总打电话,亲自给他送过去。

  就在那天,老总接下了猪血丸子,同时问他:小张啊,有没有兴趣到我公司来上班?

  小张去了老总的公司,整天跑前跑后,什么都做,有时候甚至帮老总接送孩子。

  然后有一天,老总又问他,愿不愿意去盯建材城画册设计印刷的活儿。

  他说愿意。然后开始学习印刷知识,在公司和印刷厂之间跑了无数个来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