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总要一个人沉默着努力

  文/白璧微瑕

  前路漫漫,可出路只有一条,无论你多么害怕、多么孤独,只要不在遗憾过,都要一步一个脚印的走下去。

  -1-

  某个黄昏的时刻,朋友槐花发消息给我:“我看了你写的文了,感觉你现在特别正能量;我努力不下去就该看看你,有人比我更优秀更努力。”

  这条消息几天来一直在我脑海中翻来覆去地出现;于是,当它伴随着某个黄昏觉睡醒时的失望与悲伤再次袭来时,我忍不住打开手机点进了信息栏。

  是长长的对话:

  我告诉槐花,我又焦虑了。

  她回复了我一大段文字,

  焦虑也比麻痹好,对自己不喜欢的生活产生了麻痹的状态,真的太可怕了,就像井底之蛙。麻痹了,不喜欢也无法改变,意识了还是碌碌无为,因为人总是习惯了习惯。

  大概是我找不到对手吧,她说,大家都那么闲散!我一星期做改一套题,而她们,要么不做,要么恨不得一个月一套,说是没时间,其实看综艺的时候一点也不觉得。

  我背扇贝,背知米,最多的时候,一天三个app轮着背,寝室都准备睡得时候,我说等一会,一会我关,她们问我干什么,我只说在忙,因为没人会在意,只会觉得你太较真。我用知米半年之后用了扇贝,到现在快400天了,断过三天,都是背着睡着了,每次都觉得比丢了一百块还难受。如你所说,我确实是害怕那种努力了还没成果的感觉,害怕别人随随便便就那么优秀。

  可是小白,总有些人,你努力还得不到的,他唾手可得。

  对话是到此戛然而止的,我沉默的看着那句末尾,良久。

  我想要否认她,说她只是害怕失败,而所有的所有都是在自我设限;我想要告诉她,说事情根本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她需要的只是迈出开始的第一步;我想要鼓励她,说要相信,一旦下定决心,全世界都会为她让道。

  可输入了的一段又一段文字都被我一次又一次无情删除,我必须承认我的内心是认同的,认同她所说的那句话:

  总有些人,你努力还得不到的,他唾手可得。

  可是,槐花,你说你给身边的人都推荐过背单词的软件,有人背了一百多天,有人背了二百天,也有人不了了之。现在剩下的,只有你了。

  那么,若你真的麻痹了,为何还没放弃?

  还不是因为我们都渴望蜕变,只是那对于我们都不简单,都是在不断努力的路上。

  -2-

  总是掉进回忆。

  那个高中骑自行车上学的时代,冬日早晨都是挎着满满的寒气与黑暗。北环的两条笔直绿化带,生生隔断了家与学校间的最短距离,这让我不得不绕行一个“大转盘”。

  准备高考的那段岁月,为了节省时间,我会推着自行车穿过石桥底下一条铺满各应石子的小路到达马路对面;触目黑暗,没有灯光,就把手机屏幕亮度调到最大。

  那座石桥下睡着来自四方县城打工的农民,行走在草地与坡路之间都是提心吊胆。

  记得有一次,在搬自行车跨越小坑时突然感到身后树丛里的动静,我慌忙打上灯,光线微弱却清晰看到一个正笔直面对着的男人身影。顾不上颠簸的野径,我拼了命瞪上脚踏车飞快得连穿越两条街道,气喘吁吁。

  很恐惧,那种恐惧,以至于即便之后,我明白过来那只是一个正在如厕的民工,好长时间,还是宁愿多骑行一大程远路,去忍受更长的黑暗与寒冷。

  那条漫漫了无人迹的长路,给本就灰暗的高三又滋生了多少压抑与孤寂。

  但是,当你的内心充满对自己未来生活无与伦比的期望与想像,那么即使你陷入无尽的深渊,你也会充满勇气与担当的为自己寻找到乃至创造出求救的信号。

  我是数着日子的,一天一天,直到某一日的早晨,像奇迹一样,我猛然发现一颗如同瑰丽宝石挂在天空的星星几乎每天都能陪着我上学、明亮闪动。

  我让它的存在恰到好处,让它散发于我内心的光芒,比钻石、水晶还要清澈与美丽,然后被注入了勇气与信念。

  没有人能够想象,我高三的早晨,是一颗星星陪伴支撑我度过的。

  -3-

  天分不足总是要后天来补,不过没关系,即使追赶不上别人的步伐,也要能超越昨天的自己。

  我的一次高一月考,数学总分18,同学发卷子,一串笑声也跟上来,“在答题卡上踩个脚印也比这分数高啊。”

  等到高三模拟考,数学成绩年级第一是117,我也117。

  同学问我,“你是怎么学的呢?”

  我告诉他,你可以试试一沓的错题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