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暂时看上去和你们一样

  文/林一芙

  一

  前同事辞职了,理由是考入了某一所国外高校研究生。

  我们谁也不知道,这么忙碌的工作里,他是如何能一边兢兢业业地完成工作,一边通宵达旦苦读、申请学校,考入一所行业内知名的高校。

  我们祝福着别人的飞黄腾达,也一边反省着自己。

  有时候我会遇见一些人,他暂时看上去无论境遇还是能力,都和周围的人一模一样。但细看他们的所作所为,我心里都清楚,我们之间的“相似”不会持续太久。

  就算生活对每个人都是同一个样子,每个人对待生活的样子却截然不同。

  有人在生活夹缝里,依然在探索着更好的出口。有人早已习以为常,丧失了突破环境的决心。

  身边有个姑娘,中考之前因为家庭出现了一些状况无心向学,毫无悬念地进了一所三类学校。

  在这个名不见经传的,被人公认为“垃圾饲养场”的学校里,各色人群都有。有等着父母将其送出国门的富二代小姐,有稍不顺意就离家出走的叛逆少女,有总在和老师对着干的破坏分子,也有打架斗殴的小混混。

  第一天去上课,她就被教室里的情景惊呆了:一个老师进来,没说几句话,大家嘘声一片。有人在教室大喊了一声,全体四肆无忌惮地哄笑起来,对课堂纪律视而不见。

  她原来也不是一个有心做学问的姑娘,却也被这里的环境惊呆了。身边的人看上去,是如此心安理得地准备接受一个平庸的未来,就像被温水煮过的青蛙,丧失了跳出来的能力。她暗下决心要抓住这个机会,成为和周围的人完全不一样的人。

  于是,在乱糟糟的课堂上多一份聚精会神的眼睛。老师也很快的注意到了这双眼睛。在这样的学校里,很少见到愿意潜心学习的学生,老师惜才,惊喜之余更是暗中栽培她。

  二

  在这样的环境里,姑娘也受到了许多的非议。她咬牙安慰自己,这是因为自己太晚才开始努力的缘故。如果早一点专心学习,现在的自己就应该坐在窗明几净的教室了,身边书声琅琅,同学们携手奋进。现在的自己,正在为过去那个不努力的自己“买单”,要是自己现在还是浑浑噩噩,未来的自己就要为现在的不努力买单。

  姑娘在三年之后,终于不负努力,考上了一所心仪的大学。

  她回想那时候的生活,忍不住感慨,自己就是靠着一句话活下来的:我只是暂时看上去和你们一样,但我会抓住任何机会,和你们不一样。我不喜欢他们的样子,我想证明我跟他们不一样。

  人到底能不能摆脱周围的环境成长起来?俗话总是告诫你,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好像你掉入了染缸里,就得被染成一只见不得光的乌贼,无法全身而退。可是你别忘了,“俗话”也说过,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环境对你的影响应该是这样的。倘若你长在森林中,落在一片苍天树中,哪怕是条小小的蔓藤,也要覆于木上,努力生长,到达树的高度;但若是你不幸降生在灌木丛,你要相信自己是森林的一颗种子。绝不能被一路的灌木同化,要尽可能地生长。

  一个人能不能跟周围的环境融入,主要取决于自己的内心。环境会潜移默化地影响你,但永远不能决定你。你必须要在一片荆棘里,长成自己喜欢的样子。

  三

  我高中时在舞蹈队,队里一共二十几个姑娘。

  练基本功的时候经常要用到弹力带,大家的舞鞋也都寄存在舞蹈室。

  下课铃声一响,我们脱了舞鞋、扔了道具就往教室外跑。只有一个小姑娘每次都帮老师把舞鞋摆好、道具收好,再协助老师把充满汗渍的地面小心翼翼地擦洗一遍。

  当然她也格外受到老师的青睐,那时候不懂事的我们私下议论“马屁精”“有心机”“假模假式”,甚至当面质问她:“你那么能干,为什么不把全校的卫生也做了?”

  想一想,那时候的我们大概是有些嫉妒吧。毕竟在二十多个姑娘,她是唯一一个能受到老师课外点拨的。同属一个教室,她已经显得与我们有一些不同:她的舞步永远是最快学会的,每次都被挑选出来给我们做镜面示范;她的舞步很到位,每一个节奏点都踩得准,相比之下,我们的舞步显得粗糙不堪。

  后来这个姑娘理所应当地成为了领舞。这当然不是因为潜规则,她花了更多时间和心思跟老师相处,凡是有疑惑都能当场解决,才有了考核时的出色发挥,让我们心悦诚服。

  虽然同样是学舞蹈,但是她尽心地完成每一次善后,将45分钟的课延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