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八年,还是焦虑,怎么破?

  文/赵晓璃

  见到小凡(化名)的第一眼,我分明感受到了两个字,焦虑。

  一筹莫展的眉头,偌大的黑框眼镜架在瘦削的脸上,她给我递来一张名片,头衔为“某某公司物流部主管。”

  在简单进行了一番自我介绍及情况说明之后,我们正式进入了咨询环节。

  一、焦虑的源头,在于自身有一股向上的冲动

  经过了解,小凡最近遭遇到了职业焦虑,在物流部打拼了八年左右的她,如今好不容易晋升到了主管岗位,却一点没有感受到应有的兴奋与快乐,反而是满满的焦虑。

  这种焦虑感用小凡的话描述起来就是:“我觉得自己终于达成了当初的目标,可接下来我不知道该往哪里努力?另外现在的工作也比之前的工作产生了很多变化,我渐渐感到力不从心,我觉得自己糟糕透了。我不知道是要继续坚持,还是应该转换职业轨道?”

  “看的出来,你似乎对现在这个焦虑的自己心存不满,是吗?”作为一名职业咨询师而言,我首先要做的不是急着给一个答案,而是需要理清来询者的情绪背后,到底潜藏着怎样的事实。

  小凡想了想:“也不能说不满吧,确切地说是一种不安,我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这种感受,这种感受也是最近才有。”

  “嗯,那么这种感受大概有多长时间了?是在你担任主管之后才有的吗?”我问。

  她点了点头:“可以这样说吧,我是去年被提拔为主管的,当时还感到很新鲜也很有挑战,但就是从今年开始,尤其是今年下半年,公司的订单越来越少,物流部的业务量也在锐减,我突然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感,我很担心这份工作到底能做多久,然而我现在还没有遇到更好的机会。”

  “通过你的描述我能感受到,其实你本希望自己升迁到了主管之后,可以有一番作为的,但是现在好像情况发生了变化,并且这种变化不是你想要的,这让你感觉很恐慌很无力,于是你开始渐渐怀疑自己,找不到努力工作的价值,同时也找不到更好的机会,是这样的吗?”

  在一次有效的职业咨询里,职业咨询师最不能做的事情就是主观臆断,必须和来询者反复确认现实遭遇的困境与情绪,这是一个重要的前提。

  其实说到底,焦虑是一种最原始的防御机制,看看动物界的动物你不难发现,那些没有焦虑感的动物往往成为凶猛野兽口中的美味;而作为进化到高级动物的人类而言,这种生存焦虑也会如影随形,同时在生存焦虑的基础上,还演变出来成就焦虑等更高级的焦虑形式。

  焦虑本身并没有好坏之分,但焦虑的出现确实是一个关键的信号,用得好会让你得到更多的力量与成长,用不好则会分散你过多的精力时间。

  所以接下来需要做的事情,就是进一步澄清事实。

  二、分解压力,哪些是你能控制的?

  我问的第一个问题是,让我们把焦虑放在一边,现在我们一起来看看有哪些事情是我们没法改变或控制的呢?

  从刚才的谈话中,我感受到了小凡焦虑背后满满的压力,这里我们需要做的一个动作,就是将这些压力分解,看看哪些是可以通过努力改变的,哪些是无法通过努力改变的。

  小凡想了想回答说:“我觉得行业大环境是我没法改变的,目前我们这个行业总体经济下滑的厉害,包括这个行业的龙头老大今年也下降了很多,这是我没法改变的那部分。我可以努力做到的,就是想办法和企业一同度过危机。”

  小凡说出的这番话让我很感动,从这番话里,我能体会到她对这个企业深厚的感情。

  “听的出来,你对这个企业还是很有感情的,我很想知道你当时刚进企业的时候,是一种怎样的场景?”我问。

  “当时刚进这个企业的时候,说实话也是破费了一番周折。我大学读的是电子商务专业,专业性不强,当时这家企业才创办两年左右,不过它的背景很厉害,控股方是一家知名公司。正好物流部缺一名统计员,我当时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投了份简历,后来没想到让我进公司面试,我忐忑不安地面试完之后,只记得面试官面带微笑地问我,愿意考个统计从业资格证吗?我当时大喜过望,很快就上班了,一边上班一边学习,第二年考到了从业证。”小凡说。

  到这里,我基本澄清了小凡的问题所在。她不是不热爱工作,也不是对企业无感,而是困于如今不景气的外部环境,她有一句没有说出口的疑问就是,假如这家企业最终会走向没落,今天我所有的努力又意味着什么?

  三、跳出焦虑,你能做些什么?

  我抛出来的第二个问题是,假如你手里有一根魔法棒,你可以用它施展魔法,帮助企业走出困境,你觉得最有可能的做法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