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前妻的故事,一个初中肄业生的奋斗

  文/tinyfool

  昨天的文章发后,有不少人想听听我前妻的故事,那就讲讲吧。其实,多多少少在之前的文章和以前的演讲提过的。

  我认识她是在08-09年的时候,那时候,我和朋友开了一家技术咨询公司。后来,有一家做积分之类的网站找到我们,说他们的系统稳定性太差,问问我们能不能解决。当时那家公司离我家比较近,就由我主力负责。

  那家公司人不少,不过做技术的只有几个人。跟我接洽的主要就是我前妻和另外一个小伙子。谈了一段时间的方案,后来,我开始介入他们的开发流程,当时我前妻负责的内容最多,所以跟她打交道很多。

  她代码写得有点乱,所以,我就问她是什么出身,她就说是某大学毕业,后来上了北大青鸟的培训班学的编程。

  我们业内一般都喜欢嘲笑培训班出来的学生,有几个原因:

  我前妻的故事,一个初中肄业生的奋斗

  求职简历都写的完全一样。你第一次收到某培训班的学生的简历,可能感觉还不错,懂的东西不少,参与的项目也有点意思,说话也头头是道。然后,你发现后面30份简历都几乎一模一样的时候,你就会想说,简历这个样子的我一个也不想要了。

  缺乏自学能力。很多人就是因为觉得没有自学能力而去了培训班。去了以后觉得让我学会的任务,是老师的。这样的学生,即使最后学会了老师教的一切,往往也是废的,因为稍微变化一点的东西就学不会。

  不懂得任何的良好编码习惯、调试、调优技巧。培训班的老师们把课程全部都灌输给学生已经够困难了,这些自然就是奢谈。当然,国内大部分大学教出来的学生也是这样的。这些东西太庞杂,太繁琐,靠看书和老师教很难习得。必须看自己不断的去做东西,在过程中,不断的改进自己。

  很多老师和培训机构为了追求就业率,传授各种简历面试技巧,甚至不惜帮助学生作弊。统一教出来,所以简历和说话都是一个味道。

  因为无知而狂妄。

  我个人从来不会天生鄙视任何一个从培训班出来的学生,但是,对这种现象,对不能跳出来的人,自然也没有什么尊重。她倒是有点不同,对我特别客气,什么都在问,什么都想知道。我对所有可以虚心学习,并且有一定悟性的人,都很友善。

  我就发现她最大的问题,还在于完全不懂好的编码习惯是什么。甚至到了基本上完全不用函数的程度。她当时在那家公司写ASP,代码都是面条代码,一个页面可以到几千行,但是一个函数都没有。自然遇到了问题也不知道怎么解决,也没有任何简单的调试技巧。更重要的是,找到了问题,改起来也经常出问题。

  于是,我就开始教她什么是函数,什么是抽象,为什么代码要工整,为什么要缩进对齐。

  这些东西她慢慢学会了以后,代码质量就提高了很多,出的问题也越来越少。

  她很高兴,说要请我吃饭。我当时收入高她很多倍,当然不会让女孩子请我吃饭了,于是就我请她吃饭。后来,慢慢的交往越来越多,后来就在一起了。

  在一起以后,她才告诉了我很多她以前的故事。

  她老家在一个农村,父母务农,姐姐从小去北京打工,哥哥也都在外地打工。她小学成绩还不错,到了初中,上学也没有心思。结果初中没上完就辍学了,在家里务农。帮父母做做饭,放放羊,做些农活。到了16-17岁,她姐姐回老家的时候说,小丫头这么小就在家里务农就废了,既然不上学就跟我去北京打工吧。

  她就这样来了北京。她姐姐刚嫁了一个本地男人,生了孩子,她来北京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帮姐姐带孩子。1年后,孩子上了幼儿园,她和姐姐一起在门口的小饭馆,招待所打工,端盘子,洗床单,铺床单等等。

  后来,她姐觉得要学一门手艺,于是去了理发店打工。因为她姐学得很快,又很会来事儿,慢慢的就成了理发店的顶梁柱,也成了女老板的好朋友。然后有一天,理发店的女老板,问她姐想不想自己来开店。她姐其实很有野心就答应了,回家两口子凑了点钱,借了点钱,把店盘了下来。

  然后,她就跟着她姐一起学理发。

  这是北京胡同里面的一家小理发店,客户都是周边的住户,大爷大妈为主。她在这样的理发店里面做学徒,月工资也就是800块钱,住在姐姐家里。

  有一天,来了一个小伙子理发,这小伙子穿的西装笔挺,背一个干净的公文包,看起来很精神。她很少见这样的顾客,就攀谈起来。小伙子说自己是北京工业大学毕业的,毕业以后,上了一个北大青鸟学编程,现在写程序一个月可以挣8000。她当时就傻了,整个胡同里面都是些北京糙老爷们,都是做一些扯淡的事情,她还没见过正经上班,而且挣钱那么多的年轻人。

  她就问了一个改变自己一生的问题,她问,我初中都没毕业可以去学编程么?那小伙子说可以。

  于是,虽然她从来没有碰过电脑,虽然她不知道什么是编程,但是她已经有了一个理想,那就是做程序员,一个月挣8000块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