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我们的起点很不同


 

看来我们的起点很不同

作者:李翔

《纽约客》专栏作家马克西姆·格拉德威尔在《异类——不一样的成功启示录》中曾经将出生在19世纪的14位美国富豪的出生年份排了一个表:

约翰·D.洛克菲勒,1839。

安德鲁·卡内基,1835。

费雷德里克·韦尔豪泽,1834。

杰·古尔德,1836。

马歇尔·菲尔德,1834。

乔治·F.贝克,1840。

海蒂·葛琳,1834。

詹姆斯·G.菲尔,1831。

亨利·H.罗格斯,1840。

J.P.摩根,1837。

奥利弗·H.佩恩,1839。

乔治·普尔曼,1831。

彼得·韦尔登,1834。

菲利普·阿默尔,1832。


格拉德威尔对这些年份提出的问题是:这意味着什么?“如果你仔细想想,答案就一目了然了。1860年代和1870年代,正是历史上经济发生最大变革的时代。铁路正在兴建,华尔街开始繁荣,制造业正蓬勃发展,传统的经济体制被打破,新的经济体制开始建设——这些因素对他们的成功来说至关重要。当经济正发生变革的时候,如果你刚好20多岁,又能准确把握机遇,那么成功就近在眼前了。

如果你出生在1840年代之后,那你就错过了机会,因为那时你的年龄太小,无法掌握稍纵即逝的机遇;如果你出生在1820年代,你的年龄又太大了,你的思维已经老化,观念还停留在南北战争之前;只有1830年代的9个年头才是‘一个奇特的黄金年代’。”

在那些傲人的中国企业家们身上,同样有规律可循。